这比国家标准还严格0.2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20-10-31 15:08    次浏览   >

此时,井下当班的200多名工人还在地下继续工作,一直到晚上11点多交班后,他们才能升上地面,回到“老婆孩子热炕头”的家。 (记者吕晓宇、梁晓飞)

前行至工作面100米处时,梁世伟随身携带的瓦斯自动报警器显示:“0.37”。

“手拉手,口对口,你不来,我不走。”梁世伟说,这是瓦检员的交接班口诀,交接班时,必须面对面,不能有空隙。现在煤不好卖,但形势越差,安全越重要,丝毫马虎不得。

半个多小时后,走到工作面尽头时,记者已经出了一身汗。直径1米的通风管把地面新鲜空气呼呼地吹进巷道,一个15人的掘进队正在作业。

眼下,煤市正遭遇持续“寒冬”,煤炭企业普遍困难,但煤矿安全却丝毫马虎不得:矿井安全投入减少了吗?管理水平“缩水”了没?矿工安全意识如何?带着这些问题,记者日前来到山西同煤集团轩岗煤电公司刘家梁矿,深入井下300米实地探访。

15时40分,刘家梁矿的职工澡堂。记者换上标准的“矿工装”:灰内衣、黄绒衣、蓝外衣、红袜子、黑靴子、白围巾、白手套,再戴上安全帽、矿灯、自救器,心情骤然“紧张”起来。

短暂停留后,记者原路返回。升井时,已是18时30分。短短三小时的探访,已经让我们感到有些酸痛。

“这条巷道不采煤,是为抽采瓦斯专门打的。”同行的矿党工部部长张俊虎说,刘家梁矿属于高瓦斯矿井,按规定“先抽后采”,过去只有地面抽采,现在地面、井下一起抽。不过,井下每掘进1米,就多花9000多元,这还不含木材等搭建巷道使用的材料费。

走到110米处时,记者遇到44岁的矿工贾迎兵,一脸煤渣的他负责看护通风管和传送皮带之间的轮子。

出罐笼,乘人车,也就是井下运输矿工的“小火车”。15分钟后,记者到达“5136”工作面入口,碰到53岁的瓦斯检测员梁世伟。

“再困难,也不能短安全!”张俊虎说,2012年至今,煤价跌去六成,销售收入减少了三分之二,职工年均收入也从7.1万元降到6万元左右,“只有安全投入在增加,去年安全投入1.9亿元,今年已经投了1.7亿元。”

“干活时不要用手,要用铁锹。不能让通风筒跑风漏气,哪里破了及时修补……”正说着,传送带隆隆响起,贾迎兵赶紧拿起铁锹,铲走轮子附近的大煤块。一时间,巷道里满是煤尘。

“光是头顶的这套瓦斯抽放设备就花了1亿多元。”梁世伟指着巷道上方的钢铁管道说,最早煤矿不抽瓦斯,直接采煤,瓦斯浓度在1.0以上;后来实现地面抽采,瓦斯浓度降到0.8;现在专门打巷道抽,瓦斯浓度只有0.4,“超过了0.8就会自动报警,这比国家标准还严格0.2。”

“这个活苦重,累也没办法,希望娃娃多念书。”贾迎兵每月工资4000多元,发到了8月份。“最大的心愿就是安全、按时发工资,供几个娃好好上学。”

“我在煤矿工作33年,瓦检员当了20多年。”梁世伟说,这个矿采了30多年,水、火、瓦斯、煤层、冒顶等矿井灾害防治难度越来越大。矿井的每个工作面、每条巷道都有一名专职瓦检员。一旦瓦斯超限,马上撤人。

换好装,就要乘罐笼下井。所谓“罐笼”,就是用铁皮和铁栏焊制的简易电梯。罐笼垂直下降约2分钟后,耳边“咯噔”一声,在轻微失重感中,光线一下子暗了下来,我们来到了300多米深的井下。

16时30分,记者进入“5136”工作面。风机的呼呼声、脚下的泥水声、皮带的隆隆声,黑暗的巷道内,头顶上的矿灯如同地下的“星星”,一闪一闪。

张俊虎说,今年煤矿非常艰难,产一吨煤就赔一吨煤的钱,矿领导、中层和一线工人按3:2:1的比例降薪,矿上千方百计保安全、保一线工人工资。

现场安全员丁晋田说,现在巷道深度在870米左右,瓦斯检测值“0.19”。他们一个班能往前推进3.5至4米,现在距离巷道完工还有约1000米。